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底有路,大爱无疆

劈柴、喂马、周游世界——老鼠皇帝首席村妇环游记。

 
 
 

日志

 
 
关于我

环球旅行作家、绿色生活家,著有《我们的事业是旅行》和《我只想和你去远方》(系列)四部书。2010年度中国博客大赛十大名博。2011、2012、2013、2014年网易、凤凰博客大奖获得者。2013中国旅行达人总冠军。2015中国“当代徐霞客”。

【往事堪回首】漫行新疆5   

2013-11-07 13:48:34|  分类: 往事堪回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鼠皇帝作于2003年9

 

 

79

 

8时起床,先逛农贸市场,花2元买了一顶草帽(这是昨天付出惨痛教训后的不得已之举),一只大黄瓜(摊主只收了我两毛钱,还强调若我不是今天的第一位买主,她不会要我的钱。可见价格是多么低廉!),几只西红柿和油杏,准备在车上吃。一大堆东西,总共不到3块钱,此后我曾多次向旅友们炫耀这种既解渴、又补充维生素且极为经济的消费模式。

今天的计划是到著名的乌伦古湖观光。

上午十点登上开往北屯的大巴。沿途虽然还是戈壁,却覆盖着不青不黄的草,偶尔可见骆驼在小水泡边饮水。临近北屯镇,额尔齐斯河无私的奉献和农十师战士辛勤的耕耘造就了路旁大片的树木和田野。在这里,额尔齐斯河水经引额济乌(乌鲁木齐)引额济克(克拉玛依)总干渠兵分两路,流向自治区首府和著名的石油城。

坐着无事,我开始用短信向友人汇报:“松软香甜的哈密瓜,皮薄肉厚的大黄瓜,粉红多汁的西红柿,酸甜鲜嫩的大油杏。味美价廉,夫复何求啊。”

(网友)深圳回到:“馋我!”

不好意思啊,谁让你不跟朕来呢?

昨天在车上遇到一位退休地理教师,据他讲,新疆的戈壁土质其实极好,如有水就是绝好良田,加之昼夜温差大,利于储存糖和水份。所以,同一蔬菜水果品种,在新疆就格外多汁和香甜。

难怪一根黄瓜就能引得我欣喜万分。

在北屯吃完午饭,我上了开往福海县城的小巴,于午后2:30分抵达福海县城(乌伦古湖所在地)。一打听,乌伦古湖有大海子和小海子之分,大海子距县城很近,设施完善,可游泳钓鱼。而小海子距县城18公里,尚未开发完善,故而鲜有游人。

无须思考,我决定去小海子,而且是徒步去。

此徒步非彼徒步,因为这一次我的背上多了一只重达15公斤的大背包!

未出城前,几乎所有遇到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他们无法理解,这样热的天气,背着这么重的大包,独自一人走几十里路,竟是为了去一个在当地几乎是无人问津的荒凉去处,这人一定是大脑缺氧了!

不幸被他们猜中了。正因为都市缺氧,我才不辞辛苦的去那里补氧呢。

可这辛苦是人受的吗?

行不出3公里,在路边一小店买了只西瓜吞了。继续前进,我的周围又是一望无际的戈壁,光秃秃、空荡荡、热烘烘、瘆叨叨。脚底下挺忙,眼睛却闲得难受。为什么?因为视场太单调了!没办法,我就靠发短信,低头数步子和用手机计时打发时光。更可怕的是,因为无树遮荫,我只好放弃中间的休息,一股劲死命往前赶。这样一来双肩可就受不了啦,我只好时不时地用双手从后下方托起该死的大包,那姿势就跟猪八戒背媳妇一样,真可惜没人给我拍摄下来。

感谢手机短信功能,是它帮我排解孤独和疲惫。

且看(网友)上海(这位上海妹妹如今已成朕的死党!)的短信:“敢问陛下心境如何? 有人陪否?你的区区也是你自己吧,乐逍遥吧。称什么朕与陛下!恶俗的自大。哈哈别生气”。

我还有劲儿生气吗我?

我的回答显然更妙:“因为世上只有朕或陛下才是孤家寡人嘛”。

相比之下,北京的来信温情脉脉:“天很晒,送你冰山。想着酷哥”。

滴水之恩,当以涌泉报之。且看我的回复:

“天虽热,有你惦着,通身凉爽。

路虽远,有你伴着,健步如飞。

人虽累,有你想着,体轻似燕。

哥虽孤,有妹陪着,心比蜜甜”。

多少有点儿酸是不是?

就这样晕晕乎乎、晃晃悠悠一直走了约4个时辰,终于看到了大海(乌伦古湖)!

踉踉跄跄奔下沙坡,来到一座哈萨克人的毡包旁。此时的我犹如木乃伊般,全身干透,口冒狼烟(4个小时没进一滴水、一粒粮啊)。一阵比比划划哇啦哇啦后,一位年约四十的哈族妇女终于弄懂了我的意思,回身盛了一大碗奶茶递了过来。我头也没抬就咕咚咕咚的喝了个BOTTOMUP

硬是饮驴!

原本打算在此混上一晚,与哈萨克人来个亲密接触。不料想语言难通,索性作罢。

再往前景色大不一样:蓝蓝的湖水,青青的芦苇,湖边是柔沙铺就的小路,对面是五颜六色的沙山,身后是不再狂妄的落日,肚里是奔腾翻滚的奶茶。这一切都让人为之兴奋,精气上涌。

30分钟后,我步履轻盈地走进了海上魔鬼城。这里是乌伦古湖最南部,又名吉利湖。因湖北岸耸立着一座座形状各异、颜色不一的沙峰而得名海上魔鬼城(如今不论多小,都愿起名为)。这里其实小得可怜,只有两排渔人居住的平房,一个不大不小的旅游饭店和两三座供游人居住的毡房。入口处有一大门,进入者收票5元(皇上可从来都是例外哩)。

此时已是黄昏。里空空入野,只有一个名叫秦虎的男青年在此留守。他热情的招待我吃拌面,并邀我同他在更房里同睡(我原本想露营的)。

秦虎正在乌鲁木齐一民办大专读书,暑假在此工作赚些学费。凑巧的是,在此打鱼的十几个渔民是山东东平县人。因是老乡,大家很快变成了朋友。闲谈中我了解到,乌伦古湖的水源自阿尔泰山的融雪,湖中盛产野生鲤鱼鲢鱼和白鱼。他们几年前来到这里以打鱼为生,渔业公司以小鱼05/公斤,大鱼2-3/公斤向他们收购,每户渔民年均收入逾万元,比在家强多了。但这里没水没电,洗衣做饭全用湖水(不过这儿的湖水绝对比我们喝的纯净水还干净),孩子上学要到县城,日用品也只能到县城采购,生活极为单调。

来不及欣赏美景天就黑了下来。入夜的吉利湖万籁寂静,凉爽宜人。清新的空气丝丝入鼻,滋润得人舒畅无比,如临仙境,连梦都忘了制造。

  评论这张
 
阅读(14408)| 评论(16)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