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底有路,大爱无疆

劈柴、喂马、周游世界——老鼠皇帝首席村妇环游记。

 
 
 

日志

 
 
关于我

环球旅行作家、绿色生活家,著有《我们的事业是旅行》和《我只想和你去远方》(系列)四部书。2010年度中国博客大赛十大名博。2011、2012、2013、2014年网易、凤凰博客大奖获得者。2013中国旅行达人总冠军。2015中国“当代徐霞客”。

网易考拉推荐

【往事堪回首】阴阳三洲田   

2014-12-17 08:11:55|  分类: 往事堪回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鼠皇帝作于 200361

 

标题中“阴阳”二字未免让人匪夷所思。三洲田不就是深圳东部群山环抱中一幽静清新的小村庄吗?朋友们有所不知,阴阳二字在这里是指在下两次去三洲田时同伴儿的性别和当时的心境。第一次是三位鲜亮的白领mm,故为阴行三洲田。而第二次则是清一色的四根棒槌,乃阳行三洲田之由来。

先说阴行三洲田。

2003112中午时分,我和另三位周末睡足了早觉的BLMM驱车直扑三洲田。在一高山平台之上,面对着满目青翠和静卧在群峰环绕之中的无垠碧海,女孩儿们先是惊诧,即而欢呼,随之便是嗟叹连声。

然而,进得村中,却见到处是胡乱停放的车辆,人声鼎沸,尽是酒囊饭袋之去处。其时三洲田的饭店正大打野味牌,在下是彻头彻尾的生态环保卫士,连家中的蟑螂都不忍殴打,怎忍亲见果子狸等一应珍禽沦为盘中之物?三位女孩对此也是愤愤不平。好端端一个世外桃源竟变成了屠宰场,令我等食欲尽消、游兴不觉去了多半。

无奈中心生一计:何不乱中求静,深入村中品尝村民自种自烹之天然食物?言之未尽,众女尽皆雀跃。

返身向上,是呈一字儿排开的几排平房。进得第二条石巷,只见一中年妇人正在屋外淘米,旁卧大黑狗一只。上前一搭讪,原来这家姓陈,只母女二人,正是最佳去处。主人见我们四人中三人为其同性,我虽另类却也道貌岸然,不似猥琐之辈,便也收起戒备,答允与我们共进午餐。

M自告奋勇助炊,我则陪着AS信步来到村民的菜地,大家亲手拔出洁白的萝卜,放在溪水中略微洗濯,此萝卜决非城里菜市场之同形物能比,入得口中清脆甜辣,直喜得二女手舞足蹈。回来路上,又拐进一陈氏大伯家中,得饮珍品名茶和自酿米酒。这村内村外简直判若二界,入内民风古朴、宁静安逸,出外则酒酸铜臭、纷乱嘈杂。

午饭由兩尾清蒸三洲田魚, 一盤瘦肉炒菜芯, 一盘肉末燜芥菜和芥菜瘦肉湯组成。随我来的三女像久不闻肉味的餓狼(实为母狼)一样,全然不顾体型瘦肥和举止教养,一上来就每人灌汤数碗,紧接着便是频频加饭(平时在城里饭店吃饭咋就不是这个样呢?)。不一时,两条鱼就被盘剥得散了骨架, 炒菜盘中也只剩下零碎肥肉。陈家母女见状,知是遇上了碴儿,悄没声的早早撂了碗筷儿(似我等这般游客,硬生生的上门讨饭吃,在她们肯定是第一次遇到。而城里的女孩儿竟有如此惊人之食量也绝对令她们始料不及)。殊不知众女久居城中,早已遍食精细。如今突遇纯洁水土培育,农家简单烧制,几近原汁原味的新鲜菜蔬鱼肉,焉有不狂食鲸吞之理?

闲谈中得知,这里几十户人家多半是靠外出打工、种茶、晒干菜和酿米酒为生。从房屋的大小和室内简陋的装饰不难看出,陈家并不富裕。陈母寡言少语、敦厚善良;上中学的女儿清纯乖巧却颇显老成,加上自始至终没得到有关男主

人的信息,不由使我产生某种联想,心里顿觉沉重了起来。

茶足饭饱,三女精气大增。在我的陪伴下视察了村中小学,摸清了干菜米酒的底价,之后晃晃悠悠进了茶林,叽叽喳喳、指天说地。为尽职尽责,我还把车沿着山间窄窄的土路开进了水库,又是一番逍遥自在后,众女才恋恋不舍登车离去。

那天虽说是阳光明媚,可我却始终无法放开自己,平时出游时的万丈豪情丝毫不再。是陈家母女带给我的感受和村边那些野味店的缘故么?

常言道,伴女如伴虎(母老虎),更何况只身伴三虎?陪着这个晒了那个不行;哄着一个忘了两个也不对。虽不能说手心手背都是自己的肉,然而眼见周遭没一盏省油的灯,只好低调行事、小心应付。自己快乐与否已不重要,阴沟里不翻船就算高手啦。

也许这也算是个理由?

再说阳行三洲田。

20035316时,我和睡眼惺忪的L1从蛇口出发,在沙头角接上XL2,于730分到大梅沙。早上刚刚退潮,大海甚是温顺,最适游泳。畅游约个把时辰后,我们又来到沙滩足球场,与另一伙游客猛踢一阵,直累得浑身臭汗、骨松筋软方才罢休。

冲完凉,四人围坐与草坪之上,树荫之下玩了一圈儿拖拉机,便上车欲回沙头角吃午饭。车行至三洲田路口时,X忽然转了念头,提议去三洲田“洗肺”。自是无人反对,车子遂掉头向上爬行。到三洲田时已是午后两点,第一要务是赶紧填肚子。由于“非典”,此间饭店断不敢再卖野味,如今打的都是“农家饭”的招牌。我们叫了鱼鸭蔬菜和自酿米酒,边吃边侃。有道是狗仗人势,人借酒力。酒足饭饱之后,男人们在一起免不了一番争斗。X提议打麻将,怎么和都算数。五元起价,输者之钱先充饭资,余者归胜者所有,大家齐声叫好。那天不知何故,我的手气和状态好得惊人。一阵昏天黑地之后,竟创下了三个记录:一是他三人皆输唯我独赢;二是竟然无一次输钱记录(意为我不仅没点过“炮”,除我之外,他三人亦从未有人“自摸”成功。);三是在大家讲好玩儿最后一把且只有自摸算数时我又来了个庄家自摸外加杠上开花!结果是除却饭钱,我尚有数十元的独家进账(要知道我只是个年均摸麻将不足2次的超一流臭手啊)。

嘿,没有桃运有财运,让那三头蠢驴羡死!

借着尚存的酒劲儿,我等四人又闯进了三洲田茶寮。喝茶间,抬头看到墙上赵朴初的“宽心谣”,又勾得我诗兴大发(重申不是“兽性大发”),于是呼唤店家笔墨侍候,在“宾朋诗言志”上酣畅淋漓的题下:

“闲时小驻三洲田

茶也新鲜,气也新鲜”。

店主显然是看出我短短两句话点出了三洲田的精华(新鲜空气、新鲜茶叶)和玩儿三洲田的精髓(气定神闲之时来此静幽之处纳气品茗)所在,遂毕恭毕敬的赠我“三洲田茶诗赞”一册,双方还相约下次由我当场献艺、以曲和茶。

现在想来,多亏有“非典”,否则出于对仗需要,还真没有新鲜野味的位置了。

赚了钱,又赢了彩头,众人都说今天最潇洒的是我,捧得我飘飘欲仙。

最后,我们登上一处山坡。看到一行行葱郁的茶树,X也灵性喷发,号召哥儿几个无私奉献出自产有机肥料。酣畅卸载之后顿觉一身轻松,豪气勃发。借着所剩无多的酒劲儿,我领着弟兄们就着“刘三姐”的曲子可着嗓门儿唱起了山歌:

     哎

     肥水不流外人田耶,

     嘿!吆吼嗨。

     这里尽情大小便耶,

     嘿!吆吼嘿。

     、、、、、、。(不过我们可绝没有在那儿answer the Nature's call 啊)

如今拉登躲得不知去向,伊拉克那旮沓战事已休,抗“非典”咱又伸不上手儿,大老爷儿们齐集一处,阳气冲天,瞅着三洲田这儿没有警察,也只好就这么“一泄入注”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544)|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