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底有路,大爱无疆

劈柴、喂马、周游世界——老鼠皇帝首席村妇环游记。

 
 
 

日志

 
 
关于我

环球旅行作家、绿色生活家,著有《我们的事业是旅行》和《我只想和你去远方》(系列)四部书。2010年度中国博客大赛十大名博。2011、2012、2013、2014年网易、凤凰博客大奖获得者。2013中国旅行达人总冠军。2015中国“当代徐霞客”。

网易考拉推荐

【往事堪回首】漫行新疆24   

2013-12-12 04:55:12|  分类: 往事堪回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鼠皇帝作于2003年9


729


上午1030分,我乘车从新源县城出发,在那拉提镇换乘一中巴去那拉提草原。进入那拉提草原的门票是30/人,但我乘的车子是路过那拉提的当地乡间客运小巴,车上除我外均为当地人。好心的司机嘱我在过检票口时尽量装得看上去与当地人无异,称如此可逃掉门票。那天我们这辆车经过收票口时,不知是我扮相极佳,还是检票员刚刚交了桃花运,竟是轻松混了过去。


吉人自有天助。


一进那拉提,我立马儿就放弃了在此住下的打算。除了山更高些,草略深些,人造景点更多些,生活设施更完善些,旅行团队更多些外,在我眼里,那拉提与那仁和唐布拉没什么区别。


索性不下车,今儿个哥们儿就来个“随遇而安”吧。


那天我是在一处唤作图兰萨拉的地方下的车。这里地处天山腹地,海拔3000左右,明显感到了寒意。路边一座小房子乃巩乃斯林场南站森林管护所,后面两排平房是217国道那拉提公路段拉尔敦道班。


林管所里只有一个人,名叫武连保。我表明了要在此过夜的意图后,老武欣然允诺,并申明分文不取。


安顿完毕,我披上羽绒大衣攀上了后山,但见漫山遍野的山花五颜六色,见到生人全无羞涩。对面不足一公里的山坡背荫处洁白一片,其坦荡纯洁迫得我只能以手遮眼。远眺东面,在夕阳的眷顾下,大片的天山云松、金色的牧场和连绵的雪峰交相辉映,巍为壮观。俯瞰脚下,217国道如游走的巨蟒,沿着巩乃斯河蜿蜒盘桓。


 


老鼠皇帝西游记之新疆(上) - 老鼠皇帝+首席村妇 - 心底有路,大爱无疆


 


在山上遇到了几位维族朋友,他们是和静县塔克拉玛干餐厅的老板及乐队成员,到这里老板的亲戚家来玩的。


他们邀我参加今晚与道班伙计们的联欢会,我愉快地接受了邀请。


林管站旁有个小溪,不仅是这里的水源,还提供着源源不断的廉价电力。下到溪边仔细观看,这是迄今我见到的最小最简易的水电站。人们用木槽将上游的水流收集、缩窄,使流速加快,飞泻的水头猛砸在用铁皮做成的涡轮机叶片上,将动力经同轴连杆传到皮带轮上,再由皮带轮带动一个只有暖水瓶大小的发电机发出电能。


如此简易实用,令人叫绝。


回到屋里,我和老武聊开了天儿。


老武今年54岁。1972年,当时在巩乃斯林场管人事的哥哥将他从山西农村招了进来。


据老武讲,1998年以前,林场主要靠伐木赚钱,那时每年能采伐出售2万多立方米原木。此后,国家强调保护生态,砍伐量越来越少,直到每年只伐几百立方。林场职工主要是靠国家补贴生活。到2001年底,国家取消了补贴,一次性发给每个职工2.5万元补偿费,另按工龄每人每年给付500元,让职工买断了工龄,林场只留少部分职工从事护林防火工作,老武有幸留了下来。


1994年,国家和林场职工个人共同投资在库尔勒市建了职工宿舍。老武自掏2万多元分得一套70多平方米住宅。如今大女儿结婚去了上海,小女儿初中毕业后待业在家陪老伴儿,老武再干一年也就该退休了。


正聊得起劲儿,听得外边一阵骚动。出来一看,原来是一大客车载着一群来自喀什的维族游客在此停车休息。一看到我,几个维族朋友就邀请我与之共舞。于是,众人围成半圆儿,在冬不拉和手鼓的伴奏下,几个维族老人身着西装,头戴维式小帽儿,甩动着花白的胡须舞了起来。维族舞蹈说来不难,男人们只需双脚踏准节拍,端起双肩,双臂交替一前一后摆动或高举过头,时而穿插脚下的垫步以增加生动感即可应付自如。


一开始我只是忙着拍摄,一位导游模样的维族男士热情地接过摄像机,催我加入舞者的行列。我入场不久,一位身材窈窕、长发垂肩、着一袭紫底白花长裙的漂亮维族姑娘飘然而至。但见她微笑似鲜花绽放,眼波如深潭清水,轻舒长臂、款展蛇腰,我虽算不上高大英俊,却也笔挺如松、舞步流畅,二人轻歌曼舞,配合默契。见此光景,众人陆续退下,同声歌唱欢呼。


用当今的时髦语言,我俩的对舞在天山深处构起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维族人这种随时随地轻歌曼舞寻欢作乐的习俗实在是值得大加弘扬。


 


老鼠皇帝西游记之新疆(上) - 老鼠皇帝+首席村妇 - 心底有路,大爱无疆


 


天黑后,在山上遇到的来自和静的维族朋友又来请我上去,恭敬不如从命,我随他们进了一座大毡房。这帮人原来是准专业人士,还带来了电子合成器和吉他。我应邀用笛子与琴师兼歌手埃瓦尼合奏了几首曲子,又和大家边吃肉喝酒边海阔天空地侃了一阵,直到很晚才回去。


那晚我是挨着火墙睡的,一夜暖梦。


我庆幸自己的理念和直觉再一次奏效,没有在那拉提的度假村里过所谓的城里乡下人那种自欺欺人的旅游生活,而是一头扎进天山腹地,与鲜花绿树为伍,和纯朴山人相伴。


 


  评论这张
 
阅读(17070)|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