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底有路,大爱无疆

劈柴、喂马、周游世界——老鼠皇帝首席村妇环游记。

 
 
 

日志

 
 
关于我

环球旅行作家、绿色生活家,著有《我们的事业是旅行》和《我只想和你去远方》(系列)四部书。2010年度中国博客大赛十大名博。2011、2012、2013、2014年网易、凤凰博客大奖获得者。2013中国旅行达人总冠军。2015中国“当代徐霞客”。

网易考拉推荐

[往事堪回首]诗画西藏10   

2013-10-17 08:01:34|  分类: 往事堪回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鼠皇帝作于2001年5月

 

422-4月23拉萨-当雄- 神湖纳木措(住宿)-拉萨(住宿),游览海拔4718米的高原神湖神纳木措,因大雪封山车开不出来而被迫步行约20公里。往返行程400公里。


             遇险纳木错

 

在拉萨游览休整几日后,我在八朗学旅馆的留言板发了凑人租车游纳木错的帖子。很快就聚齐了五个人,有武汉的小李、小滕(女),河北的小郑和河南的小刘(女)。我们通过拉萨雪域旅行社租了一辆丰田62越野车,并一起购买了必备物品。

4228时启程,中午抵达当雄县城。午饭后开始向纳木错进发。当雄县城的海拔高度约为4200米,纳木错的湖面海拔是4718米,而且要翻越海拔5200多米的那根山才能进去。这意味着我们将一路爬高。从当雄县城到纳木错虽然只有几十公里路程,但都是土路,而且一旦纳木错那边下雪,那座5200多米的那根山是任什么车子也爬不上去的。

午饭时店主告诉我们,昨天有两辆车子没爬上去,原路返了回来。店主还强调,如果去的话一定要买保险。

听得让人直冒冷汗。

所幸那天纳木错没下雪,我们顺利翻过了那根山口。一过山口,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了一片广袤的草原。虽无满目翠绿,却有大群大群黑乎乎、白花花的牦牛和绵羊悠闲地觅食。原以为纳木错会是汪洋一片呢,不料想最先映入眼帘的竟是如此壮观的高原牧场。

继续前行,路边有两个衣衫褴褛面容憔悴、眼中透着绝望的老外向我们招手,经询问得知,那年纪小一点的是英国人,才19岁,还在读高中,脸上挂着只剩下约三分之二、肿胀的红红的鼻子,不知是冻掉了还是被野兽咬了去。大一点的是荷兰人,37岁,自称是木匠,脸上整个儿蜕了一层皮。据他俩讲,由于此前大雪封山车子不通,他们已经在纳木错困了整整三天,不仅弹尽粮绝,连已经订好的经尼泊尔回家的航班都可能要泡汤。俩人无奈之下只好硬着头皮往回走。他俩的惨状和经历再次在我们心里留下了一大片阴影。都是天涯沦落人,大家一致同意,无论多么拥挤,也得将他俩捎上。

再往前走,只见在四周巍峨雪山的怀抱中,一块巨大的、带着绿色镶边儿的玉帛把高原遮盖了起来。这天,纳木错冰清玉洁,只有湖边略见水迹。没有拍岸的波涛,没有湛蓝的色彩,没有嬉戏的水鸟,也没有点点白帆。然而,就是她,在海拔4718米的高度,以1940平方公里的宽阔胸怀,容纳了周围雪山年复一年下泻的雪水,造就了周边地区变幻莫测的独特气候(常常是纳木错下雪,而几十公里外的当雄县城却阳光普照),滋润着辽阔的高原牧场上的草木牛羊和牧民,并以其无尽的魅力震撼着我的心灵!

我忘记了寒冷,忘记了疲惫,更忘记了呼吸困难,一路狂奔到一处高地上,迅速支起三角架,打开了摄像机和数码录音机。

傍晚,天边游离着或浓或淡的云。我再次来到那块湖边高地上,拍摄夕阳西下时的纳木错。此时,她就像一位静卧的白衣少女,默默地展示着恬淡、圣洁、美丽和妩媚。女孩儿的南北两侧有高达5000米、连绵不断的雪山护佑;西侧一大片浓云遮日,不甘落败的夕阳时而会顽强地伸出头来,不仅把云羞得满面通红,同时也将一缕缕光芒投射到东侧高耸的座座雪峰上,金光闪闪的雪峰犹如一群挺拔英俊的小伙子,向美丽的少女抛射着灼人的目光。

注视着湖边巨石上的“天湖”两个大字,我情不自禁地慨叹:纳木错岂止是天湖,更是神湖、圣湖啊。

当晚,我们在居所主人昏暗的小屋内围着火炉团团而坐,一边喝着醇香的酥油茶、品尝着糌粑和生牛肉干,一边谈论着纳木错的风景、西藏的民歌和风土人情,久久不能入睡。

大自然真的很吝啬,不肯把绝佳美景白白奉送。大凡游览纳木错,要么大雪封山进不去,要么大雪封山出不来。进不去倒也好办,退回县城或拉萨便是,但可能留下终生的遗憾,毕竟是天湖啊。若是出来遇阻,虽然满载,却要帽“而归”不能的风险。这样的风险同样冒不起,我们收容的俩老外就是实例。

我们恰恰遇上了后者。

第二天一早,阴天。我们的车子返程行至那根山口时遇到了暴风雪,路面积了厚厚的雪,车子屡次冲顶都因打滑而失败。第一个陡坡,我们7个人用力将车子推了上去。最后几十米接近山口时风更猛,雪更厚,大家把能收罗到的棉衣棉被都垫在了轮子底下,还是无果。最后,车子在闷哼几声后,竟然彻底灭了火。

此时,不仅车子趴了窝,我们也顶不住风雪严寒,纷纷躲进车子抱团取暖。要知道人人可是都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呢。一开始我还在内心安慰自己,这是饱揽美景理该买的单。及至发现风雪呼号不停,连经验丰富的藏族司机都一脸的无奈和恐惧时,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当时已过正午。考虑再三,我提出了徒步返回县城的建议。我的理由是,万一车子修不好,或风雪不停遇不到救援,大家就有冻成僵尸的可能。而此去当雄县城乃一路下行,走起来不会太费力,且仅仅20余公里的路,天黑前一定能赶到县城。与我同行的四人均表示赞同,只有司机和两个老外反对,估计前者是要看车子,后者则是身心早已疲惫至极,没有勇气和力气徒步下山。

大自然虽然要价不菲,却也心存怜悯。我们五人跌跌撞撞爬上山顶后,但见往当雄县城的路一路下坡,除了路有点滑外,并无悬崖沟壑,而且越往下走风雪越弱,险象顿时去了大半。不过,性命虽无虞,磨难总是躲不过去的,毕竟是在海拔4600多米的高原,严重缺氧令体力消耗甚大。

我们互相鼓励着不断前进,大约走了十几公里,小滕显得体力不支,我只好拉上她一起走。小李昨晚高反严重,外加患有腰椎间盘突出症走得最为吃力艰难。当见到路边有一座空帐篷时,他大喘着气建议进去休息,每人半小时轮流值班,一旦发现后面来车就招呼大家出来截车,实在遇不到车子就休息一晚明天继续走。看着他惨白的脸色,我知道,以他的身体条件能走这么远实属不易。然而,留在帐篷里与呆在车子里有何不同?万一遇不到车子,万一当晚再来暴风雪帐篷被埋,万一夜晚有野兽袭击…….

不行,我们已经走完了大半路程,更何况时间尚早,完全可以在天黑前赶到当雄县城。没的说,我断然否决了他的建议。

不过,大家明显放慢了脚步。

约莫下午五点,我们遇到一个修路工程队的营地,在那里喝了些热水,分吃掉了剩余的几块巧克力(我们带的所有食物都留给了车上的三个人)后继续赶路。此时距当雄县城只剩下了几公里路。尽管疲劳至极,但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大家都很振奋。

就在这时,从后面开来了一辆修路队的翻斗车,我们一招手就停了下来,在司机“每人五块”的叫喊声中,我们费力爬上车。上去一看,我们车上的两个老外也在上面。殊途同归,大家都有患难兄弟般的感觉。一老外递给我一张纸条,是我们车子司机写给公司的求援信,请我们转交。

返回拉萨三天后,我们在旅行社获悉,我们的车子那天没能开出纳木错,车子也坏了。待旅行社派去接应的车赶到时,可怜的司机已吃光了我们留下的全部食物(包括满满一箱酸奶,十多只大苹果梨和几个面包香肠),正在车内索索发抖呢。

纳木错,世界上最高的湖泊,号称“天湖”的你一定要为你的崇拜者设下一条“难于上青天”的路吗?

 

 

 

  评论这张
 
阅读(1646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